首页 > 新闻 > 内容

新闻详情

News detail

从众所周知到湮没无闻,Pepper机器人还有未来吗?

编辑:卢博智能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时间:2018-03-29

    Pepper机器人是由日本软银集团和法国Aldebaran Robotics研发,可综合考虑周围环境,并积极主动地作出反应。机器人配备了语音识别技术、呈现优美姿态的关节技术,以及分析表情和声调的情绪识别技术,可与人类进行交流。所以Pepper机器人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,集万千瞩目于一身,经历了无数的赞誉和质疑,很多人认为他会被写进历史,但是没想到如今却稍显颓靡……


     从2014年诞生Pepper机器人开始,Pepper就成为了引领(情感机器人)的标志性产物,并且不断地引发销售狂潮。但短短三年,机器人产业已经产生变化巨大,然而曾经引领机器人发展的Pepper已经风光不再。


     就在上周,日经新闻报道了一则关于Pepper的消息:软银集团向财务省关东财务局提交的2016财年有价证券报告书显示,软银旗下开发和销售Pepper的软银机器人控股公司(以下称SBRH)负债已经超出资产314亿日元。而根据过去媒体给出的一系列数据显示,SBRH至今已经连续三年亏损,2014财年亏损23亿日元,2015年净亏损则高达117亿日元。据悉,Pepper机器人的低利润和巨大的研发投入是造成高额亏损的主因。


    那么是什么导致那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Pepper今日的境遇呢?



     时间回到2012年,软银收购了法国机器人公司Aldebaran,也就是那个研发了知名双足机器人Nao的公司,并将其改名为软银机器人控股公司,而SBRH的第一个作品就是Pepper。2014年6月5日,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带着Pepper出现在了全世界的面前,在那场足以写入「机器人史」的发布会上,孙正义激动地向全世界宣布,世界第一个可以读懂人类感情的机器人诞生了。而Pepper之所以在机器人领域有这样的地位,多数是因为他的头衔:「第一个可以读懂人类感情的机器人」,而其中的「第一个」三字才是重中之重。


    2014年人工智能风潮还远远没有今天这么火热,人们对机器人的概念多数还存留于科幻电影中,而世面上出现的一些消费级机器人、服务机器人还都处于低能状态,更像是一个个玩具。在这种大环境下,推出一款能够读懂人类感情、能够陪人聊天说话的机器人,仅仅是「大众的好奇心」就足以让Pepper名满天下,销量不愁。Pepper最开始出生时就背靠两大靠山,一个是软银集团,日本的巨头大财团,有的是钱。另一个是法国成立十多年的小型仿人形机器人公司Aldebaran,在Pepper之前他们就已经开发出了很成功的双足机器人Nao,技术上让人放心。于2015年6月,阿里巴巴与富士康分别向SBRH战略注资145亿日元(约合7.3亿元人民币),推动Pepper在全球范围内的开发和应用。除了Aldebaran可能只在小圈子里知名外,软银、阿里巴巴、富士康,无论哪个拎出来都是科技圈里的大IP。有这样的靠山集团,要财力有财力,要资源有资源,人们对Pepper的期望自然水涨船高。


    2015年2月27日,首批面向开发者的300台Pepper 在一分钟内被一抢而空。同年6月起,SBRH开始每月对外限量发售1000台Pepper,至该年年底,每个月通过软银官网贩售的1000台Pepper均在开卖后1分钟之内售罄。


    看上去成功的销售数据,引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质疑,各个媒体、评测机构都在对Pepper的功能、实用性的不满。这也是两年后的今天Pepper逐渐落寞的诱因质疑。其实回过头来分析这两年Pepper的境遇,我们似乎能够看到Pepper从高亮跌到低谷的原因。2015年2月27日,首批面向开发者的300台Pepper机器人 在一分钟内被一抢而空。同年6月起,SBRH开始每月对外限量发售1000台Pepper,至该年年底,每个月通过软银官网贩售的1000台Pepper均在开卖后1分钟之内售罄。


     看上去成功的销售数据,引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质疑,各个媒体、评测机构都在对Pepper的功能、实用性的不满。这也是两年后的今天Pepper逐渐落寞的诱因质疑。其实回过头来分析这两年Pepper的境遇,我们似乎能够看到Pepper从高亮跌到低谷的原因。Pepper的节奏缓慢,耽搁了服务机器人市场火热的最好时机。2016年,陪伴型机器人/服务机器人创业公司新生如潮涌,好多公司打着机器人的旗号,借助其他成熟的语音语义系统公司的技术,以及开源的Android系统,制造了一个又一个能聊天的「平板机器人」,虽然说功能上不一定比Pepper高多少,但价格却比Pepper1万元人民币的高昂售价低了太多(1万元人民币是日本本地主机售价折合成人民币的结果,要想使用基于语音识别引擎的对话功能和App,用户需要加入“Pepper 基本计划”,基本包每月支付750元人民币,分36期付款。而Pepper 损坏时保险包每月近500元人民币,分36期付款,以上均不含税。如此计算,3年下来,用户在Pepper 身上实际所支出的费用达5万元人民币。),尤其是很多中国厂商,依靠强大的本地供应链和ODM能力,复制了一批又一批的类Pepper机器人,价格却只有Pepper的三分之一、四分之一、十分之一甚至更低。


     火热的市场,蚕食了大部分本该属于Pepper的份额。其实作为服务机器人来说,无论有什么样的外因导致Pepper的落寞,也不能忽略整个市场的问题。业内人士说,在人工智能发展的道路上,NLP是最难解决的难题之一。而语言是Pepper这类机器人的核心、灵魂所在,在技术没有解决之前,不只是Pepper,其他的服务机器人也难有生存空间,从过去一年多的经验可以看出,之前大火的陪伴机器人市场已经降温了不少。如今Pepper的公司SBRH已经资不抵债,回天如登天。不过如今看来,软银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弃他。前不久,孙正义主持收购了谷歌旗下波士顿动力以及日本双足机器人Schaft,围绕着机器人建造生态圈的布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,Pepper肯定会在这个生态圈之中,但是未来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很难说。


     我们从今天回看他的辉煌到落寞,并大肆分析原因难免有些「马后炮」,但历史不只是随机,也有其必然性。机器人业界人士在聊天时向雷锋网表达了一个观点:之前的情感类服务机器人慢慢都被智能音箱取代了,这是否说明说明家用机在往实用型转变?也就是不在注重所谓的人性外观和移动性,而是发展更智能的算法,以及更好的人机交互的体验。


    不过Pepper机器人的功能还是着重在交谈,类似于Siri语音助理的“真人强化版”,将无线通信、App、云端概念和影音、图像辨识整合在一起,转化为实际的人形,为无聊寂寞的人们带来一个能说话和互动的对象,严格说起来还是个高价的电子玩具,还需让其累积更多的生活经验,才能真正让Pepper机器人承担重任。